书生书语:读书解热(作者:王宇平)

国际新闻 阅读(798)

  

  炎炎盛夏,酷热难当。正值三伏天气,室外是热,室内是热;站着是热,坐着也是热。尤其是像我等这样的“胖子”,不开空调就五心烦躁、坐卧不安。但空调开多了,易患空调病,不是这里不舒服,就是那里不好过。

  咋办呢?

  就这么静静地坐着,啥也不想,啥也不思?可这无论如何也办不到,于是,我习惯性拿出一本书,漫无边际地翻看起来,试图读文解热。

  快乐消暑。文章叫《厨房里的看客》,作者:莫言。大师从厨房写起,他写道:“(那时)严格起来说农村也没有厨房,一进门就是堂屋,屋里垒着两个大灶。安着两口巨大的锅,完全可以把小孩子放进去洗澡……”。的确如此,大师的描写一下子就把我带回到无忧无虑童年。笔者也是农村长大的孩子,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还是“大呼龙”时期。盛夏的一天,母亲们一早就外出参加生产劳动,忙碌了一上午,回到家里,就要准备我们兄妹的午饭了。记得那时母亲在锅台上忙,我们放学回家有时也要为她搭一把手,我们能干什么呢?只能是帮她烧烧火、添添柴了。一个燠热的中午,我烧着锅,外面树上传来了蝉鸣,小伙伴赤着脚从我门前跑过,捉蝉心切的我将三个柴把一下子塞进了锅灶,起身一溜烟光着头钻进了太阳底下……。那天中午回家后,一家人吃着烧焦了的米饭,可没少数落我,我也因为自己的贪玩而付出了内疚。但一想起童年的夏季,没有电扇、没有空调、也没有冰箱,我们却是那么快乐无忧,眼下这点暑气也仿佛消失了。

  放慢脚步,也是凉快。另外一篇文章名叫《学会停顿,发现不同的自己》也挺耐人寻味的。文章说,忙是一种生活节奏,也是一种生活。现代人何事不忙?生活的理想逼迫、学习的压力、工作的追赶,常常让我们行色匆匆,不肯停下前行的脚步。于是在拼搏的过程中,我们无力、彷徨、孤单。作者的观点是:与其挣扎,不如停一下!怎么停呢?作者提出要有“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的情境:一个人听着窗外的夜雨,在夜雨的淅沥声中思念另外一个人,会是怎样浪漫、怎样的凉爽?

  有时,静,也是一种凉快。一句话这样说:心静自然凉。在这酷暑闷热的天气,如果心情烦躁、焦虑不安,加之自然气温的升高,人,真的会吃不消的。有一个老太太,每天从外面回到家,打开门后,并不急于进门,而是要过两三分钟才进去,仿佛在静静地欣赏着什么。邻里看见了,不解,问她为什么不进去?她笑着说:“我在静静地等待尘埃慢慢落下。”在光影中,这慢慢落下的灰尘,变得格外曼妙。这个静谧的片刻,老太太看到的是是什么?我们敢肯定,她看到的是尘世间的华美和婆娑。看着这尘埃慢慢落下,心灵会是怎样的一种愉悦和享受?在这炎炎夏日,我们所缺乏的,不正是这么一种宁静吗?

  简单与专注,亦是凉快的源泉。在某个夏天的晚上,一个国王把一块手表遗失在粮仓,下令众人寻找,于是众臣手忙脚乱东寻西找,虽然个个累得汗流浃背、精疲力竭,但还是毫无结果。一名小男孩在大家静静睡去时偷偷溜进粮仓静心谛听,听见粮食堆里传来一阵清脆的嘀嗒声,原来那只金表就藏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童年的夏夜,我们在河坝上摆上一张凉床,躺在上面数着天上的星星,看萤火乱飞、听大人闲侃,置身大自然,与天地对话,多么简单、多么舒适,什么热啊、什么烦啊,早已丢到爪哇国去了……

  就这么读着、想着,既没开空调,也没开电扇,我一个人坐在堂屋,居然安静地度过了周末的这个上午。我诧异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解热消暑的办法,那就是读书。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