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红粉世家》:待我名利时,我已失了你

国际新闻 阅读(1806)

  文/z小秘秘

  “夕阳影外红粉世家,尚有余香逐晚风。流水落花春去也,依依几个可怜虫。”

  于水村在自己的画作上题上的这几个字,无疑是反映了自己和朋友李太湖的情景。

  01

  画家于水村原是济南的教书人,因事所故,便到南京来拜访朋友及顺道游景。

  暂就借住在梁秋山夫妇夕照寺家中,另有朋友摄影家李太湖及音乐家莫新野同住此处。一次偶然的大雨下,结识了在夫子庙清唱的两位歌女,李桃枝与秦小香。

  像是戏剧般,水村钟情于桃枝,太湖则钟意于小香。

  桃枝是个爽快的人。爱就爱,不爱便是不爱,有什么真爱假爱。对水村有了爱慕,便直白地表明爱慕之情,绝不故作虚伪。

  后有富人银行家万有光钟意桃枝,屡次碰钉,便问桃枝,“如何才能得到你的爱呢?”

  “这有什么不明白,他爱我,我也爱他,我就可以嫁他了。什么资格都不论,只要引起了我爱他,那就行。”

  坦坦荡荡,我爱水村,那便是爱。

  见水村及其朋友因贫穷落难受困,她知艺术家们的脾性定不会坦然接受救济,桃枝也会另想方设法去帮助他们。

  爱屋及乌。

  02

  但贫穷终使人受困。

  光有爱情有什么用呢。她们是歌女,少不免会有几个有钱人花钱去捧场,捧了场,就像有了权利似的,去占有她们。

  而水村和太湖二人偏又是两个爱了歌女的穷光蛋。一面眼睁睁地看着两位心上人出入有钱人的旅舍,有钱人的车子,不断受着刺激,感着气馁;一面又会因自身的贫困苦境而感到无可奈何。

  一次次被打败,一次次又因了爱人重新振奋。

  桃枝道:“这一点障碍,我们都没有法子去抵抗,在社会上还做什么事呢?”

  但一次次偶然的碰见总免不了生了许多的误会,也并不是每次误会都能化解。

  就也因爱生了恨,各自做出许多的糊涂事来。

  贫穷的,继续受难;光鲜的,继续放纵,各不相干。皆因觉失了爱情,失了魂。

  03

  太湖失意离了南京。

  桃枝也因情失意,离了南京,与万有光一同游杭州。期间更是做出愈来愈多的荒唐事来,聪明人一下就如痴了一般,听信了别人的爱意情话,将对水村的爱转移到别人身上来,另与一花花公子谈婚论嫁。

  就连偶遇桃枝的太湖也道,这女子完全变了态度。

  这一连串的消息传到水村那,那误会自然更深更深了。

  04

  此时,太湖因摄影得奖,一夜暴富。水村也因得贵人赏识画作,渐入佳境,得了有钱权的贵人相助,顿时名利双收。

  太湖回了南京,见着了小香,深刻的爱意代替了那从前的怨恨,彼此之间互表心意,化解了误会,喜结连理。

  可水村与桃枝并没有如此幸运,二人误会因少了掏心的倾诉,变得越加深了。

  后忽得桃枝将要嫁与万有光作妾的消息,水村对她更是又爱又恨。

  两人彼此之间,虽口头上都说着些作别、原谅、过去、祝福的话,但行动上,却总违背地做出些关心照顾的动作。

  在映照着满江红光的失火船只上,桃枝模仿起《红粉世家》桥段中,女子为男子易衣扮女子的桥段,将自己身上的女衣披着在醉得不省人事的水村身上。因其女子扮相,水村顺利坐上生还的小船,而桃枝自己则葬身火海。

  活下来的水村,这才终觉桃枝始终的一心一意。

  而后每每去听《红粉世家》的戏,看到相同的景象,都不免一阵阵的脸色惨白,一次比一次惨白,终随那满江红而去。

  待我名利时,我也已失去了你,何求?

  留下了这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于世间。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