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千亿灰飞烟灭 15万股民被闷杀 A股惊现史上最大骗局

国内新闻 阅读(1344)

123300152d89ae06f75e

叶檀财经

Is Zhong Yu, the chairman of Kangde Xinyuan, a complete bad guy?

Kang Dexin’s Zhong Yu is afraid that he did not think that he will be jailed in seven months.

The soldier who was born in this military is tall and tall, and his voice is loud. It seems that everything is under control, even if the debt is already under pressure, even if the rivers and lakes are full of winds. He still talks about his new campus, carbon fiber. His passion for high technology and his enthusiasm for fraud are as high as passionate about the importance of carbon fiber in aerospace.

The people around me immediately told me that Zhong Yu is a high-tech talent, a master's degree in systems management engineering at Beijing University of Aeronautics and Astronautics, and a senior engineer.

At this point, Zhong Yu will laugh at the hearty, proud to mention that experience.

In 1968, Zhong Yu was 18 years old. From this year onwards, he worked in a large-scale defense enterprise, from apprenticeship to industrial research and industrial management. He worked as a consultant for the Ministry of Aviation for the past 20 years. The chief designer of the main generator of the type III main fighter.

In 1988, the 38-year-old Zhong Yu gave up the opportunity to be promoted to the director of the bureau, and the five former state-owned enterprise backbones resigned and went to Zhongguancun to start a business, and established the Kangde Group, becoming the first in the Zhongguancun New Technology Industry Development Zone. Batch of entrepreneurs.

After 30 years of development, the Kangde Group relies on “industry + capital” to combine capital operations and industrial operations such as new materials, advanced manufacturing, new energy, finance, and PE investment, and a multinational investment holding group with a total asset size of nearly 100 billion RMB. Kangde New Composite Materials Group Co. Ltd. a listed company of Kangde Group, has a peak market value of 94.828 billion yuan, which is a white horse stock in the A-share market.

xx每个人都知道红线,但他们都私下蹲着。只有当外力挤压脓肿时。我不知道钟宇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他大声谈话的原因也是融资的任务。

谈论笑声并不一定乐观,它也可能是一种苦涩,或者可以保持图像来完成任务。

这是一个非常精神傲慢的人。公司的内部管理是不合理的。否则,不会有超过20名高管像一群像鱼一样的人受到制裁。像木偶这样的会计师事务所,在被砸之前,每个人都是愚蠢的,甚至是老虎?

康德新集团负责人钟宇希望成为“新材料任正非”。四年前他赞扬了海口。 “5年来,康德进入了新的市值3000亿元。”凭借这个宏伟的目标,康德新开始了一切。可以不断启动的宣传机器为自己的公司“创造了动力”。

2月16日,风声如此之高,以至于钟宇也参加了第19届亚布力论坛,回应了康德新债券违约的问题,称“康德未来肯定会再次崛起”。

康德新是母公司的取款机!

风起在清平结束时,康德的新崩溃是因为资金的轮盘太沉重而无法推倒。

今年1月15日,康德新未能支付18康德新SCP001。该债券总额10亿元,本金和利息金额10.4亿元。 1月21日,超短期发行总额为5亿元,本金和利息总额为5.2元。 1亿元构成严重违约。

市场知道发生了什么。根据去年三季度报告,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末,公司流动资产总额为253亿元,其中货币资金达150亿元。根据当时的资产负债表,康德的新资产负债率为45.46%。除了账面现金外,新账还有超过42亿股可供出售金融资产。

钱都去哪儿了?即使超过十亿的超短期也不会支付?当出现问题时必须有一个恶魔。

在1月22日的债券持有人会议上,钟宇承诺为债务增加个人担保,但不知道如何履行担保以及何时履行。这时,钟宇还有最后的希望,也希望能够翻身。他有野心,野心和赌博,就像丛林中的野生动物一样。现在,钟宇被永久禁止进入城市,不再吃食草动物。

康德新陷入债务漩涡,甚至厚厚的纸张都无法包裹起来。

2018年10月29日,康德新宣布公司及公司控股股东康德集团及实际控制人钟宇受中国证监会调查,理由是康德新实时控制人钟宇的一致行动关系被怀疑信息披露违规行为。 2018年12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对被告人张家港康德信光电材料有限公司,康德新复合材料集团有限公司,康德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进行查封,扣押或冻结。有限公司钟宇的物业价值超过7560万元。 2019年5月12日,钟宇因涉嫌犯罪被警方强制执行。 2019年5月13日,钟宇被中国上市公司协会副会长免职。

证监会调查了五个月,康德的可怕新证伪令人震惊。康德新和康美,扇贝逃脱的上市公司和没有鱼的池塘就像白莲花一样纯净。

康德新涉嫌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通过虚拟销售业务夸大营业收入,并通过虚拟采购,生产,研发费用,产品运输成本等来夸大经营成本,研发费用和销售费用。利润总额增加119亿元。

上市公司很生硬,而且是母公司的自动提款机。

* ST康德年报显示,公司的账面货币资金为153.16亿元,其中122.2亿元存入中国银行西单支行。

2月27日,三家公司的独立董事张淑华,杨光裕,陈东强烈质疑122.1亿元的真实性,因为这笔存款既不能用于支付也不能执行,中国银行西单支行已经口头说过。对于“可用余额为零”,注册会计师向中国银行西单分行发出了一份调查函,要求这笔存款,另一方目前尚未作出回应。

康德信与大股东康德投资集团和北京西单分行非法签署《现金管理合作协议》,致使上市公司及控股股东在管理和使用资金方面有混合资金,为控股股东开启了大门。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

那么深圳证券交易所要求康德新1222亿在哪?康德新说,有北京银行。北京银行表示账户余额为0.

* ST康德新管理,开了一些封面,据推测整个案子应该是这样的:

康德信与大股东康德投资集团和北京西单分行签署了《现金管理合作协议》,使得上市公司和控股股东在管理和使用资金方面有混合资金。

康德新的主要股东康德投资集团(持股24%)在北京银行西单分行签署《现金管理合作协议》,为康德投资集团及其子公司提供现金管理服务网络服务。

康德投资集团在西单分行开设了集团账户。其子公司,包括ST-Kangdexin及其子公司,在同一分行开设子账户,并与康德投资集团的账户组成一个总支行和分支机构。帐户结构。

根据《现金管理合作协议》,资金实时集中。一旦子账户收到付款,它将在第一时间实时收集在母公司账户中。子账户记录了基金的余额。事实上,没有什么。支付子账户时,母公司账户将实时分配资金并扣除存入子账户的资金余额。

上市公司ST康德拥有122亿新账户,但根据该联动账户的设定,这笔资金将转入集团主要股东的母公司账户。

122亿元成为应计余额,康德上市公司新账户的实际余额仍为零。

母公司的资金去了哪里?铸碳谷!

各种证据表明,大部分都应该投入碳谷。

第一个是钟宇所说的。财新网今年2月2日报道,在债券持有人会议上,钟宇表示,股东拨款低于100亿元,上市公司和大股东的资金混合在一起。 Conde投资集团使用资金有两种用途。一是投资碳纤维项目,二是弥补股权质押贷款,贷款资金主要用于碳纤维项目。

钟宇说这是为了证明钱没有到达他的口袋,或者他们大多数都没有掏腰包。

其次,康德集团过去几年的投资路径可以证明投资方向。

康德集团的康德光电子和荣德的康德碳谷是由地方政府大力投资和重视的公司和项目。它们也是今年5月之前中宇野兽的主要讨价还价筹码。

康德碳谷已经破产!钟宇曾被认为是实现“碳纤维全球领导者”理想的最伟大项目。荣成是钟宇的故乡。

根据钟宇的设想,康德碳谷项目建成后,高性能碳纤维年产量6.6万吨,高性能碳纤维原料16.8万吨,高性能碳纤维复合材料3万吨吨。预计年销售收入可达1000亿元。

现在,荣成经济开发区有碳和草的混合物。

康德的新基金在哪里? 2017年9月,康德信上市公司宣布拟与控股股东康德集团和荣成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康德碳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增资额为130亿元。其中,康德新和荣成国都各投资20亿元,康德集团投资90亿元。

康德碳谷项目一开始就迅速推广,康德集团承诺的增资未到位。增加人民币90亿元仅为2亿元人民币。

此时,康德新已采用所有融资方式,包括内幕采购。

康德有新产品吗?是的,光学薄膜,汽车薄膜,OLED柔性屏,水蒸气阻隔薄膜的未来市场仍然很大。

然而,钟宇的野心和蚱蜢使他的职业生涯在后期成为一种滋扰。康德新反映了高科技与大公牛和管理失控相结合的最坏结果。

许多机构和上市公司都有康德新的基因。

最后,投资者应该做些什么?

博傻基金将被内部扼杀。

康德新希望上帝扭转局面,必须彻底消灭以前的管理团队,将新团队与现有的高科技结合起来。这就是现在的情况,破产重组后有可能重获新生。

它与上述不同。乐视为许多中小投资者提供了逃避的机会。因此,赌博越多,动机越多,康德新的快速和傲慢的方法,7月8日直接暂停执照,没有机会逃脱。

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康德的新股东人数为155,000人。目前,这155,000名投资者都被“扼杀”。

7月5日晚,深圳证券交易所表示,深圳证券交易所将继续密切关注康德信的后续进展。如果中国证监会作出上述最终行政处罚决定,深圳证券交易所将启动公司的重大违法退市程序。

这是一场血腥的洗礼。

从7月8日开始,科技板将是全新的,从“双重健康”事件来看,市场正在发生转变。

对于一些企业来说,所谓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所谓的野心需要整个社会来支付账单。当我们尊重行业时,我们需要做的是找到真正的价值。如果你找不到价值,投资者将成为围绕赌博的饮酒者,我们将支付赌徒的筹码。

最好做好心理准备。转型不是一次性的过程。任何诚信都是教育,惩罚和强迫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