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自我疗救,是用诗歌获得“重新存在”|《夜的命名术》

金融理财 阅读(976)

从1960年到1964年,皮扎尼克住在巴黎,在索邦大学学习宗教和法国文学,写诗和学习绘画,并将法国诗人、作家R2、亨利米绍、塞瑟、博纳富瓦、玛格丽特杜拉斯等人的作品翻译成西班牙文。巴黎的生活和工作塑造了皮扎尼克诗歌中的象征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稍有文学阅读经验的读者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的诗歌深受蓝宝和阿尔托的影响。然而,如果置于西方文学传统中,皮扎尼克的诗歌主题和语言特点显然是她独有的。总而言之,皮扎尼克的诗歌涉及生命、疯狂和死亡的主题。使用她从她建造的“词汇宫殿”中搜索和挑选的词汇,她创作了关于这些主题的诗歌,这些诗歌展现了孤独、黑暗和爱情异化的美丽和魅力,但不乏温柔。所有这些都可以从她诗歌周围的关键词“夜”中理解和把握。“皮扎尼克诗集”书名的中文翻译是由译者王天一决定的。根据译者的解释,标题包含了皮扎尼克诗歌的三个元素:“夜”是皮扎尼克诗歌的核心意象,因为她长期失眠,总是在晚上写作。写作就是“命名”。皮扎尼克认为文字是可以从纸上站起来的真实的东西,所以她竭尽全力去寻找最合适的文字来写诗。“艺术”兼有“炼金术”和“艺术方法”的含义,这表明对皮扎尼克来说,写诗是一个以文字为原料不断净化和提炼的过程,写诗对她来说也是一种“治疗”的方法。值得注意的是,“夜”这个词在中文翻译中是一个中性名词,很适合指代皮扎尼克的诗歌。由于皮扎尼克长期患有抑郁症,她总是在诗歌中描绘恐惧、痛苦、疯狂和死亡的诱惑。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她的诗是悲伤和绝望的混合体。相反,她对语言的敏感和坚持使她特别克制。通过对幻觉、联觉和分裂情感的探索和呈现,皮扎尼克拓展了词汇的可能性和丰富的经验。换句话说,“夜晚”的含义对应于个人经历的复杂性。与之相近的词,如夜、夜、夜、夜等。都有微妙的文化意义差异。而“夜”不仅是诗人工作的环境,也是她情感的源泉、对应物和放大器。它是隐喻的承载元素和诗歌的象征。

Self-health

Self-health

Get“Re-Being”with诗歌。

在以“夜”或“夜”命名的各种经历中,皮扎尼克展示了它与白天的对比,它与毁灭的对抗,它与自身困难的和解,以及它与寻求生命意义的本质冲动的呼应。她有一首名为《夜晚》的诗,这首诗描写了诗人对“夜”这个词丰富而矛盾的经历,“我几乎不认识夜/但是夜似乎认识我”

“也许夜是生与死的太阳/也许夜是空的”

“许多世纪的巨大空虚/也许文字是唯一的存在/用它们的记忆抓伤我的灵魂”。

“我几乎不认识夜晚/但是夜晚似乎认识我”

“也许夜晚是生命,太阳是死亡/也许夜晚是空的”

“许多世纪的巨大空虚/也许文字是唯一的存在/用它们的记忆抓伤我的灵魂”。

“我几乎不认识夜晚/但是夜晚似乎认识我”

“也许夜晚是生命,太阳是死亡/也许夜晚是空的”

1963,皮扎尼克在《狄安娜之树》的扉页上写给科塔扎尔和他妻子的献词。在献词中,皮扎尼克说他“需要写更纯洁更好的诗,如果这些诗在等我的话”。

《女夜歌人》年,皮扎尼克把破碎的感情和未破碎的散文线条联系起来,从前两句开始,“穿着蓝色衣服死去的女人在唱歌。向她醉醺醺的充满死亡的太阳歌唱。”这意味着自我和黑夜的统一和异化。诗人是歌手,是夜和夜本身的名字。“我熬了一夜。我写了一整夜。一个字,一个字,我写黑夜”。(《聋提灯》)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当代诗人翟永明以“夜的意识”为出发点开始写作,开创了“女性诗歌”的潮流。读了翟永明的早期诗歌后,“夜”作为核心意象尤为生动。翟永明和皮扎尼克的诗歌在通过“夜”这个词扩展生活体验的过程中形成了互文性。然而,相比之下,可以发现翟永明的“夜”突出了它在汉语中的色彩感。这是一个女性可以“独白”和充满“预感”的空间,反映了女性经历的混乱、开放和敏感。然而,皮扎尼克的“夜晚”更多地指向了他经历的成长和分裂。从这个意义上说,皮扎尼克诗歌中的女性性别意识很可能与他潜意识中的意象、梦境和幻觉有关,就像超现实主义绘画一样。在这些意象所产生的诗歌中,女性的身体、性别和活力被父权制社会禁锢和摧毁。

1972年9月25日,皮扎尼克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吞下大量巴比妥酸盐,享年36岁。在她短暂的一生中,她一共出版了七首诗和一部散文集。此外,她还写了大量的翻译、短篇小说、日记、信件和油画。不可忽视的是,对于深受精神疾病困扰的诗人来说,寻求生命或生活的意义不是物质生活的延续,而是一个人在任何时候都能感受到的存在感和精神生活意识。诚然,皮扎尼克的写作和绘画具有自我愈合的特点。在后来的生活中,她清楚地明白,“写作就是从焦糊的混乱中找到与腿骨相对应的臂骨。可悲的是混合在一起。我自我修复,自我重建。”(《取出疯石》)“我用停留在我呼吸中的爪子写下了对抗恐惧,对抗风”。(《原始的眼睛》)对皮扎尼克来说,尽管她努力寻找的生活意义是“空虚”,但她通过诗歌获得了“重生”。

这篇文章是独家原创内容。作者:周赞(诗人兼诗人评论员);编辑:去吧,杨亚兵。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请转发给朋友。

-

|当女人成为妻子|迟到的正义|揭秘|儿童书籍中的性别歧视|杜威在中国的100周年纪念|女性友谊|生育和身体伤害|消费主义|裸体羞耻|流浪大师|海子纪念|私人书目|单身女人买房子|一切美好|焦虑症|我们远离邪恶| 996 |书籍促销|俄罗斯文学

点击阅读原文。

您可以购买“2019北京新闻年度阅读推荐书目120入围书目”,并将其折叠起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